走进哈飞
公司简介
企业文化
荣誉展示
亲切关怀
公司历程
印象哈飞
企业文化
昨天的海豚 今天的直九

“六五”计划接近尾声。一天,中国人民解放军某部李处长肩负重要使命,匆匆赶到厂里和领导班子见面。李处长开门见山, “直九国产化申请的科研费‘七五’期间只能拨给一半,中央军委指示,由制造厂直接承包,你们干不干?”

面对抉择,班子成员陷入了沉思。1980年,中国直升机技术还停留在五十年代水平,当时,公司生产的直五、轰五相继停产,上万人的企业一时无米下锅。是为了吃饭,更是为了中国直升机的发展,企业果断抉择,全额贷款,引进法国“海豚”专利技术生产直九机。现在,五年的合同即将结束,直九一旦停产,上亿元的贷款付诸东流,刚刚形成的先进直升机制造基础无用武之地,企业也将再次陷入没有后继产品的危机之中……

经过反复讨论,班子成员统一了思想。直九是当前国内唯一的四吨级直升机,具有世界先进水平,国防和国民经济建设十分需要,未来市场广阔,如果我们今天不抓住机遇,明天还将面临无米下锅的局面。

不能犹豫, 我们一定要干!

直九国产化是一个庞大的系统工程,涉及当时航空工业31个厂所和系统外“八部一院”的59个单位。公司作为总承包单位,克服重重困难,历经5个寒暑,终于打赢了这场漂亮的直九国产化攻坚战。直九国产化的成功,不仅标志着中国直升机制造技术一步跨越30年,更重要的是,开辟了企业研制生产直升机的广阔前景。

经过20多年的发展,直九直升机以其良好的性能和较高的国产化水平装备部队。直九国产化机具备了出口能力,远销马里、毛里塔尼亚、老挝和巴基斯坦等国,并多次用于南北极科学考察。

如今,直九已形成由十几个机型组成的产品系列,达到年产40多架机的生产能力。哈飞成为中国直升机研制生产基地。

点评:

当年直九国产化的决策是一项为了明天的抉择。为了哈飞的发展,我们一定要把明天的蓝图在今天绘就,这,就是本故事带给我们的启示。

圆梦直九

1993年底,接到驻港部队生产直升机的任务,广大干部职工非常激动,可当时直九 B刚刚通过国家技术鉴定,要批量生产,技术上的难度非常大,况且一些成品件没有到齐,生产周期有太短。非常任务,非常时期。工厂下达了紧急命令——全力以赴,按时完工!

一场攻坚战在装配车间打响了。从1994年10月到1995年3月,70多名干部职工把车间当做家,甚至有人5天5夜没睡一个完整觉。

就在这个时候,班长李树棠病了,不停地咳嗽。同志们劝他去医院,他说:“不去,没事儿。”几个月忙过去,李树棠咳嗽得更厉害了。主任下了死命令:“你赶紧给我上医院,不然就别想再干进港机!”诊断出来了:肺癌。安排他住院,他说:“让我回车间吧,多干一点是一点,算我尽最后一点力吧!”

奇迹在一个个诞生:首架机总装用67天,第8架机用了16天,第10架机只用了8天!12架直九B终于按时交付。中央军委副主席刘华清打来电话:“工人的表现实在感人!”

1997年7月1日,在那个世界瞩目、国人感怀的时刻,马达轰鸣,桨叶飞旋,直九B冒雨腾空,从深圳南头机场昂然起飞,威风凛然地进入香港上空。

电视机前,亲手托起神鹰的哈飞人心潮起伏,传递了几代人的航空强国之梦终于成真!

电视机前,李树棠的妻子望着遗像,轻轻地念叨:“树棠啊,你看见了吗?你们的直九飞到香港了……”

点评:

从建厂之初,哈飞人就在心底播下了航空强国的种子。而在香港回归祖国那一举世瞩目的时刻,这颗种子盛开的花朵格外鲜艳夺目!


军令如山

2006年9月15日,中航二集团下了一道指挥令:“45天,哈飞要交付三架某型号机尾段!”

某型号机是国家重点型号,尾段全部采用复合材料。论加工技术,哈飞在这方面已经是国内领先水平。可按正常的生产周期,一架尾段需要30天,如今45天完成3架,困难可想而知。

复合材料车间干部职工是这场战役的主力军。车间抽调精兵强将,科学分析生产进度,制定倒排进度表,将生产计划细化到每小时、每天、每道工序,并统统在宣传板上标出,完成一项任务就是征服一个高地。

该机尾段的形状加工难度大,需要熟练的操作技术和高度的责任心。有一种铰孔十分复杂,一个部件60多个孔,一个孔要更换20多种不同规格的铰刀,公差却只有0.1毫米。53岁的老师傅张国滨义不容辞。他在只能容纳一人的尾段舱里一蹲就是几个小时,连身都不能转一下,一个孔一个孔地铰着,汗水顺着额头滴下来,他腾不出手擦一下。

那段日子,患有严重神经衰弱的王斌源,每天加班到八九点钟,回到家也很难入睡,他的眼眶总是青青的,工长李继华家在市内,爱人也非常忙,三岁的孩子总是没人管。他把孩子放在姥姥家,一天也没误了抢任务。为了打赢这场战役,每一个人都在拼尽全力。

当宣传版上飘满小红旗时,他 们竟然提前一天完成了全部任务,这简直是一个奇迹!哈飞人在追求卓越的历史上又记下新的一页。

点评:

追求卓越就是面对困难时的冲得上和打得赢。追求卓越没有终点,但每前进一步都是向卓越目标的一次靠近。

运十二的市场之路

那一年,运十二又签了一架订单 ,本来是一件高兴的事,可是飞机设计师们却犯了难。用户是华西通航公司,他们要求购买的这架飞机要具有集客运、林播、摄影、物探、降雨、货运等七种性能,相当于所有的改型性能集中在一架飞机上,这怎么可能呢?

但是,只要是用户的要求,就要千方百计满足。飞机设计师们二话没说,开始行动。结果,改型设计用去了整整8个月的时间。当飞机交付时,用户满意得连声说:“真是不错!”

其实,运十二作为面向市场的民用飞机,每一架机的状态,用户要求都不一样,想不围着市场转都不行。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运十二研制时就瞄准国际、国内两个市场。在中国,它是第一个采用国际通用性最广的适航标准——美国联邦航空条例FAR23部作为设计规范,并且率先取得英国CAA、美国 FAA适航当局的型号合格证,拿到了进入国际市场的“通行证” 。20多年来,己有130多架运十二飞机销往四大洲20多个国家和地区,创造了中国民机出口国家最多、销售数量最大的新纪录。

随着市场的变化,运十二的研制始终走在改进改型的道路上。当年基本型推出不久,根据用户的意见,运十二Ⅱ型机问世,提高发动机功率,加大商载能力。为满足国际、国内通用、支线航空市场的需求,在Ⅱ型机的基础上又推出了运十二Ⅳ型机,它采用了“共面剪切翼尖”技术,进一步提高了商载和经济性。2001年,针对西部大开发和非洲、南太平洋国家高温高原的特点,在Ⅳ型机的基础上又开发了运十二E型机,单发升限从3000米提高到4300米。

正是盯着市场看,围着市场转,运十二的市场开发之路越走越宽。

点评:

伴随运十二远销海外, 哈飞人充分领略了市场的惊险和魅力 ,也充分领略了只有“围着市场转 ,随着市场变,领着市场走”,市场之路才会越走越宽广。

运十二总动员

赞比亚方面又来电话了,希望购买的5架运十二飞机在2006年7月31日交付3架!

总装生产周期只有一个半月,正常情况下进入总装需要一个月交一架飞机。这次能不能按时交付,那可关系到咱的国际声誉。集团领导决定:“全线总动员,坚决保进度!”

现场服务组运筹帷幄。工艺设计、工装制造、生产检验全线铺开。3架运十二齐头并进,总装现场的火药味一天比一天浓。

这时,内设原材料尚未到货!供应保障部立即撒开人马,打电话的、发传真的、上网的……很快,意大利方面回话:“货立即组织发出。”材料很快到了中转站北京,又要办一系列的出关、进关手续。供应员一次次不停的催促,对方很生气:“你们这哪是催货,简直是催命!”供应员偷偷地笑了,“不催你,赞比亚催我的命呀!”

深夜,校桨时发现准备试飞的一架飞机螺旋桨有问题。原来是协作单位校验不准确,已装好的另一架机也是同样状况,是等到第二天地面开车时机上校桨?还是连夜拆下返厂重新校验?第 一种方法省时间,但如果不能确保校验要求,可能会耽误更多的时间。第二种方法要做很大的返工。怎么办?面对连续昼夜奋战一个多月,熬得双眼红肿的工人师傅,现场总指挥实在不忍心下令啊,但是我们决不能让飞机带着故障交付,航空产品就得追求卓越!质量就是我们的生命!总指挥断然一声令下,“拆!”各部门分头行动,又一个不眠之夜。

凌晨六点钟,第一架机螺旋桨运回总装车间,立即装机。当职工们迎着朝阳进厂上班时,机场传来马达的轰鸣声。

离交付日期越来越近了,总装车间出现了试飞人员的身影,这又是一个超常规的打法。为了 抢进度,在飞机交付前,试飞站提前介入地面准备工作。

试飞时,机务人员早晨5点开始工作,见缝插针,终于,创造了一个飞行奇迹——4天完成两架机的试飞科目!

2006年7月31日上午,在隆重的交付仪式上,接飞机的赞比亚兄弟高兴得直说:“OK!”

点评:

生产周期如此紧张,又面临重重困难,是“志存高远,追求卓越”的企业精神引领着我们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奇迹。

站在技术前沿

下班已经很久了,飞机设计所的大楼逐渐隐没在暮色中 ,但总体设计室气动组的办公室仍然灯火通明。原来,总体设计室主任与气动力设计专业的设计员们正在热烈地讨论流体动力学模拟仿真技术问题。

2004年,总体设计室主任带领一帮年轻人,专门研究流体动力学模拟仿真技术。流体动力学与计算机技术结合,用在航空产品的机身设计上,那可是世界航空业顶尖的核心技术啊!当年,中法新三国就EC120项目合作谈判时,谈到机身气动优化设计这一项时,外方要价高得惊人,否则免谈。如今要涉足这一尖端领域,我们这些年轻的设计员能行吗?我们能走多远?

年轻人的雄心壮志,与设计所所长等领导班子的决策一拍即合,并得到了集团公司领导的大力支持。很快,公司先后筹措了100多万元,购进十几台工作站和一套软件。王洪伟、冯德林、韩德巍这些年轻人知道,这是一份信任,更是一份重托。从那以后,他们全身心的投入到这项工作中。

运十二F研发工作全面铺开之后,他们的流体动力学模拟仿真系统已经建立起来,是否用于运十二F的机身气动优化设计,领导非常慎重。为了验证系统模拟计算数据的可靠性,他们先将运十二Ⅳ型飞机的大量数据输入系统,经过十几台工作站的并行计算,一份数据测算报告交到定翼机总设计师手中:“好啊,模拟计算结果竟然和运十二Ⅳ型飞机风洞试验的数据吻合得这么好。看来 ,这项新技术可以应用到运十二F飞机的型号设计中。”如今,运十二F的机身气动优化设计已经完成。仅机身减少选型环节一项,研制周期就缩短了半年多,还为公司节约研发经费500多万元。更重要的是,这项技术的掌握,标志着我们已经站在机体气动设计技术的前沿,为未来新机型研制提供了有利的技术支持。

点评:

航空是技术密集型行业,科技水平决定企业兴衰。几十年来,我们努力与世界齐飞,如今,在一些领域我们已经脱颖而出。未来,在“科技唯先”的经营理念指导下,我们必将有更多的科技成果领先于人。

法国人连说 “OK ”

继直九、EC120之后,中法两国航空工作者再度联手,合作研制新一代七吨级直升机——AC352/H175。在讨论机身工艺分离面划分方案时 ,一向合作默契的哈飞工程技木人员与欧直公司制造专家之间突然爆发了激烈的争论。

欧直的专家目光炯炯地发表自己的观点:“工艺分离面的划分决定工装结构、装配工艺和批生产布局,非常重要,我认为过渡段部件采取一个装配单元进行装配,各框的结构全部设计成整体机加框,这样可减少连接件的数量,容易保证与中机身和尾梁装配的协调性。”

负责工艺设计的小张提出:“整体框设计限制了工艺分离面的划分,会造成集中装配、工装复杂、装配周期长的结果,这个方案仅适合于研制,不适合于批生产。”

“再增加一个分离面要付出重量的代价,如何保证协调?”欧直专家仍不同意。

小张走到图板前,一边勾画草图一边说:“将设计载荷较小的两个整体框改为钣金框,且分成两段。这样在不牺牲重量的基础上,增加了一个工艺分离面,形成两个单独的装配单元,满足工业化生产分散装配的要求,协调性通过数字化制造手段实现。”

欧直专家沉默了一会儿,说: “据我了解,哈飞的数字化制造技术只是应用在局部,而不是整机”。

为了佐证自己的方案,小张解释道:“在哈飞为贝尔公司生产的M430机身上,我们完善了零件和工装数字化制造协调方法,已经掌握了整体机身数字化制造技木。”

“OK!”这位欧直专家终于认同了。在一旁聆听的欧直制造经理认为方案合理,连说“OK,OK,这是最佳的方案!”

在讨论用于制造垂尾蒙皮的复合材料工装时,对于控制工装变形问题,欧直工装制造专家建议说:“哈飞应采用目前欧直的方法——增加金属支撑件数量,增强骨架刚度。”这也是几年前哈飞制造EC120复合材料工装时从欧直引进的技木。这位专家本以为哈飞的工程师会欣然同意,马上说“没问题,结束这项问题的讨论吧,进行下一项”。

哈飞的工装设计工程师小岳慢慢站起身来,说:“对不起,我插一句,我们有更先进的方法,将金属支撑改为与复合材料热膨胀系数相同的工装蜂窝板,不但可以解决变形问题,还能减少热成形能量损耗”。

“哈飞用过吗?”欧直专家站起身惊奇地反问。

“是的,我们在与波音公司合作生产整流罩工装时采用过,并对参数作了改进,没有任何问题。”小岳回答。

“Ok,Ok,我同意。没想到哈飞的复合材料工装制造技术发展得这么快!”这位欧直专家叹服地点头称是。

点评:

在国际合作中要注重先进技术的引进、学习,转化为我们的技术,从根本上提升我们自己的水平,实现国际合作中哈飞与合作方双赢的目标。

这水真甜

“小王,走哇,咱俩歇会儿,喝口水去。”

“老周,我手里有活儿就不去了,帮我接一杯水回来吧。”

“周师傅,给我也来一杯。”

“还有我”……

“这帮臭小子!”工装车间钳工班的周师傅一边说一边接过了水杯,向调度室走去。作为老大哥,他总是被班组里的几个年轻人“欺负”,可他心里高兴,这些年轻人干起活儿来就不知道休息。

按下饮水机的开关,看着哗哗流淌的纯净水,周师傅的思绪又回到了两年前。

那时候车间还没有饮水机,全工房几个车间和科室加起来五百多号人都要到水房排队打水喝,经常是排了半天好不容易轮到了,管理员却抱歉地说:“开水没了,过一个小时再来”。烧开水的电水壶超负荷工作,烧坏了好几次,修理期间职工喝不上开水,渴极了就去喝自来水。周师傅看在眼里,记在心上,在车间《职工提案征集表》上,他郑重写下了“希望车间尽快解决职工饮水问题”。

在工装车间当月召开的职工大会上,主任拿着周师傅填写的那份《职工提案征集表》,郑重地说:“咱们的职工加班加点工作,却连开水都喝不上,是车间考虑不周,这个问题一定得解决。”

可是如果要更换新的电水壶就牵扯到工房内的其他车间和科室,不是短期能解决的。想想现场挥汗如雨的工人,主任下了决心:“买饮水机,马上就买,一定要保证职工饮水。”

车间工会一次性购进了五台带制冷和制热功能的高档饮水机,分给了各业务班组和一线生产工段。饮水机送到的那一天,周师傅和大家围在饮水机旁边,痛快地喝着清亮的纯净水,高兴地说:“这水真甜!”

点评:

参与车间管理带给职工的则是一份自我实 现的充实和满足。“以人为本”不是一个概念,而要实实在在地去做。


另辟蹊径

继直九、EC120之后,中法两国航空工作者再度联手,合作研制新一代六吨级直升机——直十五。在讨论机身工艺分离面划分方案时 ,一向合作默契的哈飞工程技木人员与欧直公司制造专家之间突然爆发了激烈的争论。

欧直的专家目光炯炯地发表自己的观点:““工艺分离面的划分决定工装结构、装配工艺和批生产布局,非常重要,我认为过渡段部件采取一个装配单元进行装配,各框的结构全部设计成整体机加框,这样可减少连接件的数量,容易保证与中机身和尾梁装配的协调性。”

负责工艺设计的小张提出:“整体框设计限制了工艺分离面的划分,会造成集中装配、工装复杂、装配周期长的结果,这个方案仅适合于研制,不适合于批生产。”

“再增加一个分离面要付出重量的代价,如何保证协调?”欧直专家仍不同意。

小张走到图板前,一边勾画草图一边说:“将设计载荷较小的两个整体框改为钣金框,且分成两段。这样在不牺牲重量的基础上,增加了一个工艺分离面,形成两个单独的装配单元,满足工业化生产分散装配的要求,协调性通过数字化制造手段实现。”

欧直专家沉默了一会儿,说: “据我了解,哈飞的数字化制造技术只是应用在局部,而不是整机”。

为了佐证自己的方案,小张解释道:“在哈飞为贝尔公司生产的M430机身上,我们完善了零件和工装数字化制造协调方法,已经掌握了整体机身数字化制造技木。”

“OK!”这位欧直专家终于认同了。在一旁聆听的欧直制造经理认为方案合理,连说“OK,OK,这是最佳的方案!”

在讨论用于制造垂尾蒙皮的复合材料工装时,对于控制工装变形问题,欧直工装制造专家建议说:“哈飞应采用目前欧直的方法——增加金属支撑件数量,增强骨架刚度。”这也是几年前哈飞制造EC120复合材料工装时从欧直引进的技木。这位专家本以为哈飞的工程师会欣然同意,马上说“没问题,结束这项问题的讨论吧,进行下一项”。

哈飞的工装设计工程师小岳慢慢站起身来,说:“对不起,我插一句,我们有更先进的方法,将金属支撑改为与复合材料热膨胀系数相同的工装蜂窝板,不但可以解决变形问题,还能减少热成形能量损耗”。

“哈飞用过吗?”欧直专家站起身惊奇地反问。

“是的,我们在与波音公司合作生产整流罩工装时采用过,并对参数作了改进,没有任何问题。”小岳回答。

“Ok,Ok,我同意。没想到哈飞的复合材料工装制造技术发展得这么快!”这位欧直专家叹服地点头称是。

点评:

在国际合作中要注重先进技术的引进、学习,转化为我们的技术,从根本上提升我们自己的水平,实现国际合作中哈飞与合作方双赢的目标。

遗失的手电筒

刚进厂不久的小李,是一名试飞站的机务人员。他勤学好问,积极肯干,深得师傅的喜欢。这天傍晚,忙活了一整天的小李正准备换衣服下班,只见师傅阴着脸严肃地走到他身边。

“小李,你看见工具箱里的手电了吗?”

看着师傅毫无表情的脸,小李只当是师傅太累了,就随口回答了一句,“师傅,刚才干活我用了,可随手放哪就忘记了。都累一天了,明天我领个新的还你!”

“什么!你再说一遍!”师傅瞬间变得严厉起来。“作为机务人员,丢失工具是不可饶恕的错误。飞机可能就因为这个手电卡在操纵线系里而危及飞行安全,甚至造成机毁人亡!今天你必须把手电给我找回来!”

师傅斩钉截铁的话语像一记重锤敲打在小李的胸口,似痛斥更似语重心长的教诲。小李明白,若不是他错误的做法会危机飞行安全,师傅是不会生这么大气的。面对师傅依然激动甚至愤怒的目光,他什么也没说,重新换上工作服,回到了他刚刚工作的运十二飞机上。

他机上机下找了一大圈,终于在座舱找到了。

“  飞机起飞时,一旦手电卡住操纵线系,导致飞行员操纵失灵,那后果……”想到这里,小李吓出了一身冷汗。

点评:

安全事故常常起因于疏忽大意,以致小事酿大祸。航空产品,安全第一。时刻牢记安全,消除隐患,才能把“万一”控制为零。


脱脂棉与抹布

快下班了,总装车间团支部书记毛爽和几个年轻人正在写黑板报。这期的主题是“节约挖潜降成本”。大家一边写着、画着,一边聊着:“哎,书记,你说咱车间这潜还咋挖,咱够节约的 了”。毛爽也琢磨着,“是呀,集团公司一直在开展降成本活动,团支部还能做点啥呢?”

那一夜,他没睡好,净想着 “挖潜”的事了。

第二天是星期天,团支部组织义务劳动。毛爽来到材料库。“马姐,领4卷脱脂棉。”

“你来得真是时候,我们新进的脱脂棉,质量特好。瞧,多白净,比我家的毛巾都高级,16块多一卷呢,咱车间一架机就得20卷,用得我都心疼,可也没办法,飞机上用的,必须是纯棉的。”

毛爽听了,心里一动。当天,一份团支部活动方案摆在了车间领导案头。

一个月后的一天,毛爽又来到材料库。马姐问:“最近咋不领脱脂棉了?你们不擦飞机了?”毛爽笑着说:“你这脱脂棉太贵,好用,但揪心,去我们工段看看 ,不花一分钱的抹布不比你这脱指棉差”。说完,挤了挤眼睛,走了。马姐开始犯嘀咕了:“咋回事儿呢?”

午休的时候,马姐端着饭盒来到工段。张师傅正在擦飞机 ,马姐一看他手中的抹布,一下子明白过来。原来,在团支部的倡导下,工段搞了一个捐献活动。每个职工都回家翻箱倒柜,把不穿的纯棉线衣、线裤、床单撕成抹布,拿到车间。马姐指着毛爽笑着说:“还跟我打埋伏!我说呢,这个月脱脂棉费用省了一大笔。”

回到库房,马姐琢磨了,“还真别小看这一块抹布,省一分是一分啊。”当天晚上,马姐回到家,也开始翻箱倒柜……

点评:

一块不值钱的抹布就可以换下值钱的脱脂棉,事情很简单,道理很深刻。降成本要从每个人做起,要从点滴小事做起,那就是“精细每一处,节约每一分”。


废水再利用 鱼儿水中游

陈师傅和老伴儿都喜欢养鱼。一个艳阳高照的夏日,他和老伴儿在窑地家属区附近遛弯,走到家属区南边的小树林时,只见一条小溪缓缓流向远处。老伴说:“看,这水多清亮!”陈师傅捧起一捧水看了看:“是挺清亮。”老伴看到小溪旁有一个洼地,突然好象想起什么似的“老陈,你说这水能不能养鱼?”陈师傅寻思一下说道:“不好说,等我打听打听。”

第二天,陈师傅来到哈飞环保科,有关负责人告诉他:现在集团有两个废水处理总站,处理后的废水各项指标远远低于国家规定的排放标准,那水是集团将厂内的工业废水经过深度处理后,排向何家沟的。另外,集团还投入1600多万元,建立了中水回用系统,每年可回收利用废水50万吨,在厂内可应用到冲洗卫生间、夏季绿地浇灌以及冬季锅炉用水。听到这,陈师傅心里有底儿了,他开始筹划着要充分利用这些处理后的废水。一个星期天,陈师傅就和几个老伙伴从别处运来一些碎石,将那条“小溪水”引入那块洼地,养起鱼来。

红色的鲤鱼水中游,观看的人们乐悠悠。很快,那个小鱼塘成了附近职工家属的一个休闲去处。

点评:

哈飞在发展,但我们一刻也没有忘记肩上的社会责任,并深知建设环境以保护环境为前提,享受环境以建设环境为基础,努力实现人、企、自然的和谐共处。


老牛“真牛”

工装车间的牛根生 ,人称老牛 。在同事的眼里,老牛人如其名,他不但干起活来任劳任怨,而且还特“较真儿”。

老牛是型架钳工。2005年的一天,他麻利地为贝尔M430机身型架安装一个定位件。对照图纸比试,哎,不对呀,老牛皱起了眉头。图纸上标出的位置在驾驶员舱门的前方,而按照实际尺寸一比试,定位件跑到驾驶员舱门和客舱门中间了,差距也太大了!

老牛越琢磨越觉得不对劲。他拿着图纸一溜烟跑去找到工艺员,工艺员也一头雾水,领着老牛去找加拿大贝尔公司驻哈飞的专家,老外眨眨眼睛,果断回答:“按图纸尺寸安装。”回来后,老牛的眉头扭成了疙瘩,他确定自己的判断不会错,再次拉着工艺员去找外方专家,答复和上次一样。

牛根生心想,“遭了,这样下去肯定要耽误进度,不行,安装前一定要弄个明白”。老牛较起真儿来,他灵机一动,自作主张地去找另一位外方专家 。这位专家仔细研究了图纸 ,然后对老牛说 :“我把这一问题反馈到总部,暂时先不要安装。”

在老牛的期盼中,总部很快答复:老牛的判断是正确的!原来,M430直升机是M230的改型,图纸位置是正确的,而给出的安装尺寸则是M230的,不是M430直升机的尺寸。两个安装尺寸整整相差了18英寸。

在场的老外纷纷竖起了大拇指:“老牛,真牛!”

点评:

老牛的这股子“牛”劲值得每一位职工学习。支撑这股“牛”劲的不仅是对“不接受缺陷,不制造缺陷,不传递缺陷”理念的认知和实践,而且是对工作的认真负责和高超技能的成竹在胸。


加油“莫胜男”

一提起大学毕业才4年的莫胜男,设计试验室的同事们都微笑着说:“不对,不对,她应该叫真胜男。”

这不,一大早,清秀的莫胜男,手里竟然拿着电路板和小烙铁,不声不响地焊了拆、拆了又焊。大家好奇地看着她,她浑然不觉,不知谁问了一声:“小莫,你在干什么?”莫胜男一惊,抬起头笑了笑说:“做练习啊。”技术员练习焊接?同事们一脸纳闷儿地走开了。

下午,莫胜男又不知从哪儿搬来一大堆书藉和资料,整整摊了一桌子,一会儿翻翻那个新的应用软件说明,一会儿对着电脑屏幕演练。整整一个下午,资料被她从桌子这边撂到那边,又从那边挪到这边。下班了,别人都走了,她还在那儿跟书较劲儿。

原来,主任将一项重要工作交给了她:将原有的9点静力试验模块提升为36点。这可是提升哈飞飞机试验水平的大事,她行吗?

为了完成任务,她不仅设计软件程序,还自己动手进行硬件设计。往常,将贴片元件焊接在电路板上,都是由专业厂家用精密设备加工,价格很贵。为了给室里省钱,她决心自己动手焊。查资料、搞设计,还找来废电路板和贴片开始练习。

目标在一点点地接近,终于,她亲手制作的硬件满足要求,她编制的控制软件处于国内 领先水平……

就在这个项目接近尾声时,主任又交给她一个新任务——完善试飞站正在使用的测量系统。

加油,莫胜男!

点评:

年轻的莫胜男取得如此骄人业绩,既得益于她的爱岗敬业,更得益于她的勤奋好学,学习为她翱翔在航空试验领域插上双翅。


人才森林

姜波是钣金车间最年轻的钣金技师,26岁的他曾在2006年度黑龙江团省委组织的技能比赛中夺得钣金工种第一名。对他来说,一般的难活儿根本不在话下。可是接到直九润滑油箱这个任务时,小姜打了怵。油箱侧面有两个油嘴,加工尺寸极难掌握,而且是纯铝材料,加工时握件的力度稍大一点,都会将零件表面按出个小坑。怎么办呢?小姜一拍脑门,找师傅去。

提起小姜的师傅陈炳东,那是哈飞有名的“ 钣金王 ” 。他在中航二集团飞机钣金专业技术比武中夺得过“状元”,还获得过 “全国技术能手”、全国“五一”劳动奖章。从 90年代起,车间钣金工出现了人才断层,主任提出了一个理念“我们不仅要有一颗大树,更需要一片森林”,钣金车间“人才森林”工程拉开了序幕。作为钣金工段唯一的高级技师,陈炳东当起了总教练,姜波就是陈师傅的得意门生。

陈炳东二话没说,放下手中的 活,一锤一板地耐心示范起来,哪里应该轻敲,哪里需要重打,余量大了易裂,余量小了超差……陈师傅一一嘱咐交代。小姜按照师傅的方法反复尝试,加工尺寸和力度很快就拿捏得恰到好处,半个多月两批件干下来,就熟练地掌握了技术,合格率达到了90%以上。
蒙皮工段的青工小曹称赞姜波说:“这么复杂的零件半个月就拿下来了,真不愧是陈师傅的高徒啊!”

小姜连连摆手,说:“陈师傅带出来的好徒弟可不只我一个,我们还有3个师兄弟评上了公司级先进个人,大师哥王明吉是哈尔滨市优秀团员,师姐白艳也当上了巾帼杯先进个人。”

小曹感慨地说: “你还别说,车间的‘人才森林’工程还真见到效果了,这些小树也长成森林,能做栋梁之材了!”

点评:

每一名职工都能成为企业的可用之材,都应以积极的人生态度,全力投入到工作中,相互推动,激情进取,创造岗位业绩,打造多彩人生!

明天会更好

2007年2月2日早晨 ,头一晚在工段鏖战了一夜的小程依然在车间精神抖擞地忙碌着,按捺不住心头的兴奋,因为今天是哈飞第十九届一次职代会召开的日子,这也是小程进厂以来第一次作为职工代表参加集团职代会。

小程清理完工作台,正要赶往会场,师傅老张喊住了他,嘱咐道:“会上要认真听,有啥重要精神,回来给咱传达传达,别看我快退休了,还是惦记着厂里的事儿啊!”“您放心吧!”小程大步迈出车间的大门。会后回到车间,小程兴奋地对张师傅说:“今年咱们的任务可重了!全年要干百架机!”张师傅拍着大手说:“这可是二十多年来头一回呀!记得1973年咱哈飞干了双百架机,当年走进铆接车间,铆枪响成一片,那场面真是难忘。不过那时机型少,现在集团这么多种机型同时上,任务绝不比那时轻松啊!”小程笑着说:“任务是重,可是我们对企业的未来有信心!职代会上说了,要用五到八年时间实现‘三个三分之一’、‘两个领先’,把哈飞建成‘四力’企业呢!”

张师傅好奇地问:“‘三个三分之一’、‘两个领先’是指啥呀?”小程翻开笔记本,说:“‘三个三分之一’就是力争用五到八年时间实现在集团销售收入中转包生产、民机生产、军机生产各占三分之一;‘两个领先’就是实现哈飞人均销售收入和人均收入达到同行业领先水平。”

张师傅连声说:“好!这目标定得好!那啥叫‘四力’企业呢?”小程说:“‘四力’就是要把咱们哈飞建设成有实力、有活力、有竞争力和应变力的现代企业集团,这可是咱们的奋斗目标啊!”

小程越讲越起劲儿 ,张师傅在一旁会心地笑了。虽然还有不明白的地方,但心里有数了,明天的哈飞错不了!

点评:

我们关注哈飞愿景,是因为我们深爱这片家园,曾经为她倾注血汗,期待她拥有更加美好的未来。

我们为您推荐跟现在您看到的内容有关的信息,请点击下面的链接,您可以了解到更多内容。
全部
购机咨询
应聘咨询
扫一扫

航空工业哈飞官微

返回顶部